六祖坛经原文第八卷

更新时间:2019-03-26 16:59:13 作者:尹焰 阅读次数:

坛经坛经全文坛经讲解

六祖坛经原文第八卷

顿渐品 第八卷

时,祖师居曹溪宝林,神秀大师在荆南玉泉寺。于时两宗盛化,人皆称南能北秀,故有南北二宗顿渐之分,而学者莫知宗趣。师谓众曰:“法本一宗,人有南北。法即一种,见有迟疾。何名顿渐?法无顿渐,人有利钝,故名顿渐。”然秀之徒众,往往讥南宗祖师,不识一字,有何所长。秀曰:“他得无师之智,深悟上乘。吾不如也。且吾师五祖,亲传衣法。岂徒然哉!吾恨不能远去亲近,虚受国恩。汝等诸人,毋滞于此,可往曹溪参决。”一日,命门人志诚曰:“汝聪明多智,可为吾到曹溪听法。若有所闻,尽心记取,还为吾说。”志诚禀命至曹溪,随众参请,不言来处。时祖师告众曰:“今有盗法之人,潜在此会。”志诚即出礼拜,具陈其事。师曰:“汝从玉泉来,应是细作。”对曰:“不是。”师曰:“何得不是?”对曰:“未说即是,说了不是。”师曰:“汝师若为示众?”对曰:“常指诲大众,住心观静,长坐不卧。”师曰:“住心观静,是病非禅;长坐拘身,于理何益?听吾偈曰:

“生来坐不卧,  死去卧不坐,

一具臭骨头,  何为立功课?”

志诚再拜曰:“弟子在秀大师处学道九年,不得契悟。今闻和尚一说,便契本心。弟子生死事大,和尚大慈,更为教示。”师云:“吾闻汝师教示学人戒定慧法,未审汝师说戒定慧行相如何?与吾说看。”诚曰:“秀大师说,诸恶莫作名为戒,诸善奉行名为慧,自净其意名为定。彼说如此,未审和尚以何法诲人?”师曰:“吾若言有法与人,即为诳汝。但且随方解缚,假名三昧。如汝师所说戒定慧,实不可思议。吾所见戒定慧又别。”志诚曰:“戒定慧只合一种,如何更别?”师曰:“汝师戒定慧接大乘人,吾戒定慧接最上乘人。悟解不同,见有迟疾。汝听吾说,与彼同否?吾所说法,不离自性。离体说法,名为相说,自性常迷。须知一切万法,皆从自性起用,是真戒定慧法。听吾偈曰:

“心地无非自性戒,  心地无痴自性慧,

心地无乱自性定,  不增不减自金刚,

身去身来本三昧。”

诚闻偈,悔谢,乃呈一偈曰:

“五蕴幻身,  幻何究竟?  回趣真如,

法还不净。”

师然之,复语诚曰:“汝师戒定慧,劝小根智人;吾戒定慧,劝大根智人。若悟自性,亦不立菩提涅槃,亦不立解脱知见。无一法可得,方能建立万法。若解此意,亦名佛身,亦名菩提涅槃,亦名解脱知见。见性之人,立亦得、不立亦得,去来自由,无滞无碍,应用随作,应语随答,普见化身,不离自性,即得自在神通游戏三昧,是名见性。”志诚再启师曰:“如何是不立义?”师曰:“自性无非、无痴无乱,念念般若观照,常离法相,自由自在,纵横尽得,有何可立?自性自悟,顿悟顿修,亦无渐次,所以不立一切法。诸法寂灭,有何次第?”志诚礼拜,愿为执侍,朝夕不懈(诚吉州太和人也)。

首页12尾页

本文链接:六祖坛经原文第八卷

上一篇:六祖坛经原文第九卷

下一篇:六祖坛经原文第七卷

你可能感兴趣
  • 六祖坛经原文第一卷

    六祖坛经原文第一卷

    时,大师至宝林。韶州韦刺史(名璩)与官僚入山请师,出于城中大梵寺讲堂,为众开缘说法。师升座

  • 六祖坛经原文第二卷

    六祖坛经原文第二卷

    般若品 第二卷次日,韦使君请益。师升座,告大众曰:“总净心念摩诃般若波罗蜜多。”复云:“

  • 六祖坛经原文第三卷

    六祖坛经原文第三卷

    六祖坛经原文 决疑品 第三卷一日,韦刺史为师设大会斋。斋讫,剌丈请师升座,同官僚士庶,肃容

  • 六祖坛经原文第四卷

    六祖坛经原文第四卷

    六祖坛经原文 定慧品 第四卷师示众云:‘善知识!我此法门,以定慧为本,大众勿迷。言定慧别,定